adyuedu;元旦前一天,也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上午,杨言把喵小米装进了笼子里,不过这次不是带它去打疫苗,而是准备将它送到李佩云那里寄养两天。

  元旦放假三天,夏瑜第三天要值班,杨言便和夏瑜做好了前两天开车去流溪河国家森林公园赏梅游玩的打算。

  杨言一只手抱着落落,一只手拎着猫笼,有点辛苦地穿过楼下花园,来到小区门口的马路边等出租车。

  “快了,快了!”刚才调整姿势失败,落落都快从他的腰间滑下来了,但腾不出另外一只手的杨言也只能用右手揪着落落屁股后面的小裤子,胳膊将小姑娘艰难地按在他腰部侧面,大步流星地走到马路边才停下来。

  毕竟都从小区门口出来了,就剩几步路的距离,杨言没有直接停在门口把猫笼放下来等会儿还得拎起来走两步又放下去。

  他就这样,别扭地“夹”着落落,将她带到了马路边。

  这样的姿势,小姑娘也感觉不舒服,她皱着细细的眉头,忍不住哼哼了两声,被爸爸揪着小裤子,红色带白雪图案的呢子加绒外套还被爸爸挤得都跟小脸蛋揉到一块的小姑娘显得格外可怜、无助。

  还好,杨言没有让落落难受得哭起来,他走到马路边,匆匆放下了猫笼,才笑着两只手将落落抱好了,弄皱了落落的衣服,他还轻轻地将小姑娘漂亮的呢子外套拍平了。

  小姑娘到爸爸温暖、厚实的怀抱后,倒也是很快便忘记了刚才的憋屈,她迷糊地眨了眨眼睛,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在爸爸怀里转过小脑袋,好奇地看了看周围的大街。

  荣富小区门口的街道不是主干道,但也是联系了两条主干道的辅道,白天车来车往的,很热闹。

  正因为如此,杨言也没打算辛辛苦苦地走到更远的地方,他就直接在小区门口等车,一般用不到几分钟,就能看到有出租车经过。

  “很快就有车来咯,我们一起坐车车”杨言笑眯眯地在落落的耳边轻轻说道,现在是落落学说话的关键时候,杨言也是抓住每一个机会,多和落落进行交流。

  此时,杨言和落落都没看到,在他们的身后,太白和张老黑都皱着眉头望向了左手的方向。

  “太白,你看到了吗?”张老黑两只粗壮的胳膊交叉地放在胸前,黝黑的大脸盘流露着凝重的表情,头也不转地说了一声。

  “嗯,有问题!”太白倒没有那么紧张,他微微颔首,跟张老黑说道。

  沿着他们的视线,可以看到,在便利店前有一个高个子、圆寸头的男人正站在树荫下面,他手里的手机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侧拿着,放在腰部以下,似乎在偷拍着什么。

  拍了两张照片后,他便将手机揣裤兜里,拧着瓶子假装在喝水。

  虽然从普通人的视角看来,这个高个子的男人跟路人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张老黑和太白可不是普通人,虽然被禁锢了神通,但老道的经验让他们刚刚走出小区,便发现了这个“路人”的异样!

  “嚯,竟然敢盯梢小导游?”张老黑跟太白盯了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一会儿,脸上的横肉抖了抖,恼火地哼了一声,“也不看小导游背后站的是谁!放在以前,我张老黑一胳膊拧断他的狗头!”

  当然,他也说放以前了,现在影响不了现实世界的张老黑,空有一身本事没法使,也只能干瞪眼,然后顶多是隔空勾了勾手指头,喊:“你过来啊!”

  就在张老黑吹胡子瞪眼的时候,杨言已经等到了出租车,不过,他没有急着上车,而是先和出租车司机商量一下。

  “师傅,我这猫能放在后排这放脚的地方吗?有笼子,下面有垫的,不用担心会弄脏您的车。”杨言不想把喵小米放在后尾箱,毕竟轿车的后尾箱透气性比较差。

  司机头看了看,勉强地同意了杨言的要求。

  在杨言高兴地将笼子放上后排左边的脚下空间处,然后抱着落落坐上车的时候,被张老黑盯着的那个高个子男人也已经离开了便利店门口。

  不过高个子的男人并没有找杨言的麻烦,而是快步走向了他停在街边的一辆银白色、样式很普通的轿车。

  出租车开了出去,没有人能够看到,在出租车车顶,太白和张老黑正轻飘飘地坐在上头。

  太白是盘腿坐着的,跟平常一样,他脸上的表情很淡定,好像世间万物都不能影响到他的心情。

  张老黑则是瞪着他的牛眼,紧紧地盯着那辆缓慢启动、然后远远地跟着的轿车。

  “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敢跟着?”张老黑气打不过一处来,他转头跟太白火急火燎地说道,“太白,快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可以修理一下这不长眼的小子?”

  “没有。”

  太白的应简单明了,而且他抚着长长的胡子,悠然微笑的模样令张老黑很是上火。

  小导游的父亲傻里傻气的,没注意到危险就算了,这个太白怎么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难道他跟自己不是一个阵营的?

  “太白!”张老黑的脾气暴躁,可做不到太白这种养气的功夫,他气急败坏地抓住了太白的胳膊,粗大的鼻孔喘着沉重的气息,说道,“小导游有危险!”

  “张将军,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太白笑呵呵地拍了拍张老黑的手,他苍老瘦削的胳膊,和张老黑粗壮的胳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给人一种很明显的违和感是,看上去太白这瘦骨嶙峋的身材有点弱不禁风,也应该是挨不住孔武有力的张老黑一根手指头的那种,但张老黑大手抓上去,太白却岿然不动,好像定海神针一般。

  “我看了这人”太白指了指后面那辆银白色轿车的驾驶座,他的眼睛再度焕发出一层流动的光芒,摇头晃脑地跟张老黑说道,“此人天庭高耸,眉浓嘴厚,乃意志坚定、忠厚正义之人,而且,张将军你看他眼神平静,举手投足之间,也并无杀气,小导游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所以张将军莫要着急,我们且按兵不动,瞧一瞧他是什么安排。”太白看到张老黑在他的劝说下渐渐冷静下来,便笑呵呵地说道。

  张老黑确实冷静了下来,但他还是看着太白那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有些不痛快,闷闷不乐地说道:“太白,你这说话的样子,就跟我挺讨厌的那个小白脸一模一样!”

  “啊?”太白知道张老黑说的是谁,他的手在身前轻轻一扇,笑呵呵地说道,“张将军,这实在是谬赞了,老夫何德何能,敢于那位先生相提并论?”

  张老黑瞧出了太白笑容掩盖下那有些得意的神色,他闷了一会儿,才哼了一声:“咱们要不是多年的好友,真的想给你一拳!”

  不一定能打得过,但瞧着很不爽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腐书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最新章节,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