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yuedu;“哥,平时也没少练字吧?感觉你的字是越写越好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杨言从小也被养父要求着练字,虽然只是入了门,但在欣赏这个方面,还勉强算得上内行,他看着何晓文写在红纸上的字迹,忍不住赞叹起来。

  还没等何晓文开口,何管彤便挺着瘦巴巴的胸膛,得意地说道:“我爸现在每天都会练字,学校准备派他代表学校去参加比赛。”

  “小言现在还有练字吗?”何晓文写完了一条对联,才将笔搁在一边的海碗上,直起身子,跟杨言问道。

  写完一条,何晓文要将它拿起来,放在一边晾干墨汁。

  这时候,扒着桌子的落落才看到了那一条墨汁淋漓的红纸,长长的,被大人拉着两头拎起来。不管是那条一面红一面白的纸,还是上面用墨写得“很奇怪的画”(至少在落落看起来是这样的),都极具视觉冲击力,牢牢地吸引了小姑娘的关注。

  好酷的呢!

  杨言有些惭愧地跟哥哥说道:“没有,在羊城,现在基本上都是用电脑,别说用毛笔写字,用笔写字的机会都很少。”

  “这怎么行?你也是学了十几年的功夫,丢了太可惜。”何晓文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现在不是有笔吗?你写几个字我瞧瞧!”

  何晓文论年龄是比杨言长了将近一辈,更何况,现在养父已经去世了,那就是长兄如父,兄长的命令,杨言不敢不听。

  “真的好久没写了。”只见杨言苦笑着,还是轻轻往上拉了一下袖管,在笔架上拿来一支中号的毛笔。

  照例,杨言还是先将毛笔拿在手上,右手捏着笔尖,轻轻地搓压一下,查验毛笔的状况。

  当然,他们家用的毛笔都是质量比较好的,根本不需要检验。杨言这么做,也只是他以前学习了养父何国兴的癖好,写字之前,先摸一摸笔尖。

  旁边的何管彤兴奋了起来,她一边用一只手搭在落落的腰间,一边忍不住跳了跳,然后欣喜地跟落落笑道:“落落,到你的爸爸写字了!”

  爸爸要做什么?

  落落还没听清楚姐姐说的话呢,她困惑地转过小脑袋来看着姐姐。

  “哎,你站得太远了,都看不到你爸爸写字!”何管彤有点后知后觉,现在才发现落落站的这个椅子好像距离她的爸爸有点远,于是,何管彤便积极地弯下腰来,从落落的背后,两只手伸过落落的双腋,搂在落落的身前,将她抱起来。

  这个抱姿其实是很不舒服的,落落的衣服都被扯了上来,往上是挤在了她婴儿肥的小脸颊上,往下则是露出了她光溜溜的小肚子。

  “嗯哼……”不过,落落没有抗议,她还沉浸在姐姐那激动地跑前跑后带来的热情中,总觉得好像很好玩,虽然小姑娘的小嘴巴都被挤成了一条弧线,她也是闷闷地发出开心的哼声。

  当然,如果抱的时间久了,这么勒着胸口不舒服,落落还是会哭的!

  还好,何管彤将椅子往杨言方向踢了踢,也很快便在椅子上把落落放了下来。

  还是杨言关注落落,一直有分心去照看的他看到了刚才落落被何管彤抱着的窘状,哪里顾得上写字,他先将毛笔交至左手,右手伸过去,拉一拉落落的小衣裳。

  “彤彤姐姐要留一下妹妹这里的衣服,不要让她肚子露出来,待会就着凉了。”杨言一边拉扯着落落的衣服,一边笑着和何管彤说道。

  “这样啊……”何管彤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嘻嘻!”落落被姐姐抱得七荤八素的,现在才缓过神来,小脑袋抬起来,跟爸爸傻乐起来。

  不过,她很快被爸爸手中的毛笔吸引了注意力。

  刚才好像就是这个东西,有很神奇的魔力!

  小姑娘一只手按在爸爸的大腿上,一只手伸出来,尝试地去抓一抓爸爸另一只手上握着的毛笔。

  但爸爸将后面那只手挪开了,落落扑了个空,被爸爸托着扶回椅子上。

  “唔,唔……”小姑娘不乐意地在椅子上跺了跺脚,焦急地哼哼起来,“要,要,爸爸,要给,给,落落要……”

  “咦,妹妹在说什么?”何管彤好奇地看向了妹妹,嘀咕道。她没听清楚,落落含含糊糊的发音,有时候夏瑜都很难听明白,还得杨言这个听惯了的爸爸来翻译。

  杨言笑着揉了揉落落的小脑袋,柔声说道:“要这个不行啊!这个可不是给你玩的哦!你要不要看爸爸写字?”

  也不用落落回答,他将落落抱起来,让她坐上饭桌。

  杨言知道女儿看得不太清楚,为了她看得清楚,杨言就让她坐得“更高”,反正院子里这个饭桌够大、够结实,还铺了厚厚的报纸,不用担心落落冻屁股。

  落落迷迷糊糊地坐了上来,这“环境”的变化,让她忘记了跟爸爸吵着要毛笔的事情,小姑娘就一脸疑惑地坐在上面,一边想着爸爸让自己做什么,一边又忍不住好奇,居高临下地端详起了桌子上的物件。

  终于,小姑娘看到,爸爸拿他刚才的那支笔,在一个大海碗里蘸了蘸,然后拿着一张裁废了的红纸写起来。

  “家和业旺,国泰民安!”何管彤凑在叔叔的身边,一边帮忙扶着妹妹,一边看叔叔写了什么字,她也是跟着念起来。

  落落可不认识、也不在意爸爸写了什么字,小姑娘惊奇地将她圆溜溜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爸爸用一种奇怪的姿势握笔,然后在他笔下,居然还有那么多奇怪的图案蹦出来!

  好厉害呀!

  小姑娘觉得爸爸是会变戏法的,顿时,她又是崇拜,又是高兴,又是骄傲地咧起了小嘴巴。

  仿佛是她自己画了这些“图案”一样,小姑娘越看越激动,忽然高兴地“咯咯”笑起来,小脚丫还在桌子上蹬起来。

  猝不及防的,只听“哧溜”一声,桌子上的报纸被落落的小鞋子蹬破了一层,还好,下面还叠着两层。

  何晓文低头看着杨言写小楷,嘴上啧啧称奇:“不赖啊,小言,你跟我说好几年不练了,但这字我觉得写得没有退步,看这‘和’字,气势平稳,这横折钩,蓄势有力,显得整个字又神采焕发啊!”

  还没等杨言回复,旁边落落闹出来的小状况便闯入了他们的耳朵,杨言和何晓文惊讶地看了过去。

  何管彤害怕落落被大人们责怪,便灵机一动,说道:“哎,叔叔,你看,落落都等不及,也想要你的毛笔来写字了。”

  杨言闻言,不由地哈哈一笑:“落落哪里会写字?她就喜欢乱画,你给她毛笔玩,待会你的衣服,全家的墙都要被她画得乱七八糟咯!”

  “小言,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闺女也是长得聪明伶俐,现在她对毛笔这么感兴趣,说不定以后也能当一个书法家!”何晓文打趣着笑道。

  //69/69144/

  手机版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腐书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最新章节,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