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下雨!夏瑜同事的判断很准确。

  下午四点多钟,原本骄阳似火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乌云密布,黑压压的,层层叠叠,遮天蔽日,一场大暴雨似乎已经在酝酿着了!

  杨言有点后知后觉,他正陪着落落在客厅里识别不同颜色、不同形状木块的玩具,不经意地抬头,才惊讶地发现天已经全黑了——四点多钟客厅里居然都跟傍晚时分一样昏暗。

  小心啊,有雷暴,落雨好收衫啊!

  而且杨言还不只是要收自家的衣服……

  只见杨言匆匆忙忙地跑到阳台上,将晾晒在外面、基本上已经干了的衣服收回来,顺手关上几个窗子,然后他回到客厅,笑着将落落从“安全区”里抱出来。

  “走,我们去给干妈收衣服!”杨言一边拿起夏瑜的备用钥匙出门,一边撩了撩小姑娘越来越长了的头发,笑呵呵地说道。

  “得得!”落落的想法还很单纯,见到爸爸抱着她走出大门,还以为爸爸是要带她出去玩,她先是喜滋滋地拍了拍自己的小手掌,然后伸出小手指,跟爸爸示意一下自己的小鞋子。

  平时出门,爸爸都会让她穿上漂亮的小鞋子呢!落落早就形成了一种条件记忆。

  当然,落落还不知道“鞋鞋”怎么说,她只能用她认为的语言乱说一套。

  “不穿小鞋子,来不及了!”杨言关上门,一边解释着,一边抱着小姑娘走向电梯。

  还好,虽然天黑得很厉害,阳台上也开始呼呼地卷起了风,吹得衣服东摇西摆的,但杨言帮夏瑜收完衣服,都还没有下雨。

  直到他回到家,打开灯,给夏瑜打电话让她放心的时候,紧闭着的窗外才传来一道明亮的闪电,紧接着“咔嚓”一声,轰隆隆的雷声传了过来,外面终于哗啦啦地下起了雨!

  “下雨了!”杨言跟电话里的夏瑜说道,“你等一下,我看看落落。”

  他和夏瑜都有些担心,毕竟去年那一场雷暴雨,可是把落落吓得哭了将近一个月——至少在他看来是因为电闪雷鸣惊到了落落的神经。

  还好,杨言绕到了落落面前,他看到,小姑娘只是有些好奇地看向窗外,似乎在思考外头是什么在“作怪”。

  落落看着窗外,却意外地发现了爸爸的动静,小姑娘转过小脑袋,看到爸爸在探头探脑,落落还以为爸爸在跟自己玩,她看着爸爸,大眼睛弯弯的,小嘴巴露出几颗白白的小牙齿,甜甜地笑了起来。

  杨言看到女儿这天真可爱的笑容,也忍不住开怀一笑,继续跟电话里的夏瑜说道:“没事了,她很好,一点也不害怕。”

  真的没事了吗?

  刚才那道劈裂了乌云的闪电横贯天宇,消失之后,在他看不到的虚空中,一个慈眉善目的白胡子老头出现了。

  “太白老头啊!都呼你半天了,怎么现在才来?我张老黑想死你了!”张老黑从角落蹦了出来,抱着白胡子老头呜呜地控诉,皱着的大黑脸,委屈得就跟小孩子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落落身边呆久了,受到了一点影响……

  “张将军,你少安毋躁,少安毋躁……老白我昨天是去喝了天蓬元帅家大闺女的喜酒,无奈耽误了半天时间……但早上起来,收到了张将军你的传讯,这不就匆匆请假赶了过来嘛?只能怪位面时差,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哈哈,劳烦张将军你多等了半年。”太白金星抚了抚自己长长的白胡子,笑呵呵地说道。

  须发俱白的太白金星没有一点传说中神仙的那种腾云驾雾、虚无缥缈的感觉,反而他蹬着一双麻布鞋,穿着款式有点潮的亚麻袍装,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潮老头儿!太白金星说话也是悠悠慢慢的,不拿捏着文言腔调,只是抑扬顿挫,舒缓而且优雅,令人听起来就很舒服。

  太白金星不是很了解这个位面的情况,他耐心地听完张老黑的讲述,这才端起他那双充满智慧的双眼,注视在那个正在和杨言玩耍着的小女婴身上。

  “太白,对,你来瞅瞅,看看咱们这个小导游是出了什么问题?以前我们去其他位面旅游,好像都好好的啊!”张老黑在太白金星身边,一会儿钻到左边,一会儿又窜在右边,两只蒲扇般大小的大手搭在太白金星瘦弱的肩膀上,看上去都要把太白金星给晃悠起来了。

  “唔……”太白金星抚了抚自己的胡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是什么样的情况?”张老黑兴奋地问道。

  “张将军,我明白了。”太白金星伸手一按,让张老黑躁动的心平复一下,才微微笑道,“这个孩子有些特别,她是属于一胎双魂……”

  还没等太白金星详细解释,性子急的张老黑就抢着问道:“什么?一胎双魂?这闺女还被别人的魂魄上了身?”

  “非也非也,张将军,这两个灵魂,其实是殊途同归,都属于这个孩子自己的灵魂。”太白金星能看到一些张老黑看不到的东西。

  “太白老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明白?”头脑简单的张老黑困惑地挠起了脑袋。

  “简单的来说,现在主导着身体的,是孩子正常的灵魂,她的魂体里没有导游的印记。而现在尚且沉睡中的,有导游印记的是这个孩子二十多岁以后的灵魂,可能来自未来的时空,当然,身为天选之人,双魂共存,也不足为奇。”太白金星笑道,“你刚才说的白天她看不到你,晚上却可以,那大概就是因为只有晚上,我们的小导游才会苏醒过来吧?”

  “但我还是不明白,太白,为什么小导游看到我的时候,还怕成那样?她不是二十多岁的灵魂吗?应该知道一些什么。怎么差点还泄露了我的存在?她不知道我们的旅游观光,不能影响到这个位面的正常秩序吗?”张老黑郁闷地问道。

  太白金星摸了摸自己长长的白胡子,说道:“张将军,我现在看得不太真切,但似乎小导游的灵魂并不完整,她缺失了以前的记忆,所以现在她的心智,也和普通的孩子一样,所以看到你才会受到惊吓。”

  “啊?那可怎么办?这个小导游浑浑僵僵的,我们岂不是没办法去旅游了?”张老黑又是惊讶,又是懊恼地说道,“我们选的这个度假路线不对啊,早知道,就不来这个位面了!”

  “张将军,莫要着急,人生的旅行,也像是一场修行,有顺境也会有逆境。既来之则安之,不如我们权当是在修身养性,耐心等待小导游的成长,她缺失了记忆,却保留着二十多岁的神智,虽然还处于一片混沌中,但总会恢复过来。张将军,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我们的年假还很长呢!”太白金星笑呵呵地说道。

  “那倒也是,我十八天年假,等得起!”张老黑得意洋洋地说道,“太白,你呢?”

  “我?老资历了,二十几天年假,呵呵!”

  “……”

  郁闷的张老黑换了一个话题:“太白,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的小导游长得快一点吗?”

  太白金星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辙,张将军,来到这个位面,我们都受到了无上法则的约束,用不了神通,唯一的影响只有我们的神格磁场,但那个影响甚微……”

  确实如此,根据位面旅行的无上法则,他们是不能影响到这个世界的正常秩序的,正因为如此,他们所有的神通都被禁锢住了!

  太白金星所说的神格磁场,就是先前的那道银光,治疗个小病小痛倒没有问题,让落落的皮肤更加细腻白皙同样没有问题,但它也不可能越过法则的力量,让落落拥有不属于这个位面的神通。

  听了太白金星的话,张老黑拖着腮帮子,在一边郁闷了好久。

  直到傍晚时分,张老黑猛然惊醒,经验丰富的他连忙拉着太白金星说道:“太白老头,我们快躲起来,不然,一会儿小导游苏醒了,看到我们又要哭了!”

  太白金星看了看张老黑那张丑脸,心里有些哭笑不得,但人艰不拆,他还是没有把落落哭泣的真正原因,告诉这个已经足够郁闷了的张将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腐书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最新章节,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